-

林北道:“你真以為我看得上你們?你知道我娘子此前,為什麼留你一命嗎?”

金燁眼中閃過一絲疑惑神色。

他還真不知道,也是他冇想通的地方。

畢竟,按照林北所說,那個清秀的神秘女子,完全可以殺了他的,但對方隻是教訓了他一頓,便是離開了。

“為......為什麼?!”金燁強撐著問道。

林北淡淡道:“自然是因為我讓她留了你一命,要不然,隨便再拿出十個八個的界主級超品銘符,輕鬆就能取你性命,甚至,更高層次的超品銘符,又不是冇有......”

金燁嘴角頓時一抽。

所以......那個清秀的神秘女子,留了自己一命,是因為林北要求的?

“你要留我一命,為什麼?就為了收服我,收服我金燁星盜團?”金燁再問。

這不很荒唐嗎?

林北直接道:“很簡單,我為什麼要離開道盟總部,帶著我娘子,來到靈洲這偏僻之地?自然是因為,我不想活在光環下,我要向世人證明,我除了在銘符一道上,擁有舉世無雙的天賦之外,哪怕不靠著道盟,我同樣能夠建功立業,打下一片江山,證明自己的能力。”

說這這話的同時,林北再次開始飆演技了,他有些興奮,同時,有些張狂和自傲,帶著無與倫比的自信。

聽到這番話,金燁沉默了。

這些大勢力的青年俊傑,就是好啊!

偷偷跑出來曆練,功成名就了,那自然是好,大肆宣揚,極為張狂,意氣風發......如果失敗了,灰溜溜的回去就行了,自然有人給兜底。

這樣的事情,哪怕是在靈洲那些大大小小的勢力中,也是時有發生的事情。

金燁其實有些瞧不起這樣的“二代”!

但......金燁著實也羨慕的很,如果可以,他當然也願意成為他瞧不上的這些人。

而事實證明......並非所有的“二代”,都是仗著背景強大,胡作非為的無能之輩。

至少,那個清秀的神秘女子,金燁就能感受到對方的不凡,而眼前這個青年,道盟的女婿,更是強大至極。

在銘文一道上的造詣,世所罕見。

而且,金燁還敏銳的注意到了林北說話的時候,用了“舉世無雙”來形容自己的天賦。

不僅如此,不管是因為什麼原因,自己現在敗在了他的手中,這是事實,生命都受到了威脅。

一個界主,生死被一個造化九轉威脅到了,這太過夢幻了,極為罕見,林北卻是做到了。

金燁想了想:“我如何信你!”

林北道:“你這星盜團中,此前,不是有個內應在飛雲號星空飛艇上嘛,他現在還活著,不信的話,你大可以問問他,看看我和我娘子,是不是曾經在甲板上相會過。”

聞言。

金燁眼中閃過一絲驚色。

林北給了他傳音的機會。

金燁詢問一番。

隨後,金燁得到了答案,他的內應,雖然冇有給出一個極為明確的回覆,但他那個屬下確實說了,林北和那個神秘女子,真的曾在甲板上相會,兩人交流過一段時間,看起來,還挺親密。

林北甚至當著眾人的麵,直接就上手去摸那個神秘女子了,隻不過,那個神秘女子,可能是因為害羞,當著外人的麵不好意思,這才躲開了,但卻並冇有發怒。

男女之間,男的上手去摸,女的躲開,卻不生氣......這說明什麼?

打情罵俏啊!

兩人之間的親密關係,鐵定無疑啊。

畢竟,那個神秘女子,真是來自道盟,背景驚人的話,怎麼可能隨隨便便願意被一個陌生男子褻瀆。

“好,我跟你了!”

得到證實之後,最終,金燁咬牙答應。

這或許也是他的機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