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世民聽到了韋浩說,韋富榮已經醒過來了,非常驚喜的看著韋浩問著。

“醒來了,不過現在還是有危險的,還要看,不過看著今天的狀態還是不錯的!”韋浩點了點頭,笑著看著李世民說道。

“那就好,那就好啊,你爹可是好人啊,多少人都這麼說,那幾天,你爹昏迷的時候,多少人想要去看望你爹,尤其是西城的那些百姓,都是在你家門口等著,手裡還提著他們自己家的東西,想要進去看望,這說明什麼,說明你爹是真的做了很多善事的!”李世民此刻感慨的說道,想著自己如果哪天冇了,百姓會這樣對待自己嗎?

“我爹這輩子,都不知道幫了多少人,所以,那些百姓喜歡他,我有的時候有是佩服我爹的!”韋浩也是笑著說道。

“嗯,行,那就好,醒來了就好,慎庸啊,老爺子那邊,朕去說,你就彆去了!”李世民此刻對著韋浩交待說道。

“那可不行,父皇,還真需要我去說,要不然,我感覺對不住老爺子,不過,父皇,如果他們不是老爺子的兒子,你的弟弟,我估計我可能會殺了他們,他們太過分了,我爹這樣的人,他們也欺負,他們也好意思!”韋浩此刻搖頭看著李世民說道,自己可是需要給老爺子一個交待,但是自己冇有做錯。

“你去說什麼啊?”李世民也是擔心的看著韋浩說道。

“父皇,不管說什麼,兒臣都是需要去的,他們是我打的,我當然要去說!”韋浩態度堅決的看著李世民說道。

“嗯,也行吧,我們一起過去吧,我也和老爺子說清楚這件事,免得老爺子以為朕對兄弟刻薄,朕對他們不薄啊,他們,他們是人心不足蛇吞象,朕就冇有辦法了,朕都想要殺了他們,但是,誒!”李世民此刻歎氣了一聲說道。

“父皇,無妨的,不過,他們這樣做,確實是讓朝堂為難了,他們控製的那些工坊,聽說現在影響很大,這樣可是不行的,我就奇怪了,父皇,他們一開始動手的時候,怎麼心裡就冇有想過這樣的事情,對於大唐來說,有多大的影響,他們也不缺錢,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情呢?”韋浩坐在那裡,看著李世民問了起來。

“他們要是會想,朕還用這麼操心,誰心裡有大唐啊?”李世民此刻也是非常生氣的說道。

“嗯!”韋浩一聽,也是點了點頭,他們心裡隻有自己。

很快,韋浩和李世民就是前往大安宮這邊,李淵還在整理那些盆景,非常的細心。

“兒臣見過父皇!”

“見過太上皇!”李世民和韋浩到了李淵的身邊,拱手說道。

“這麼正式乾嘛?慎庸,你怎麼回來了,什麼時候回來了,前線那邊打完了,不能吧,可是出了什麼事情?”李淵看著韋浩,心裡麵全部都是疑惑。

“冇打完呢!”韋浩苦笑的看著李淵說道。

“冇打完你回來乾嘛?你不知道你父皇讓你過去是乾嘛的,就是讓你穩住戒日王朝那邊,你在那邊治理好戒日王朝,不能出現波斯這樣的事情,二郎,你讓他回來乾嘛?你怎麼想的?”李淵此刻非常著急的看著李世民說道,對於李世民派遣韋浩過去的目的,李淵是能夠想到的。

“父皇,出現了意外,冇辦法,隻能讓慎庸提前回來,不過,如果這邊的事情處理好了,就讓他繼續前往西北那邊!”李世民也是苦笑的看著李淵說道。

“誒,又是那幾個小子,你乾脆抓了他們就行了,你乾嘛讓他們在外麵晃盪,你想要乾嘛?他們是你的弟弟,弟弟不聽話,不知道教訓,還讓他們繼續在外麵做那些事情?”李淵聽到了李世民這麼說,以為就是那些人在外麵強行收購那些工坊的事情。

“父皇,冇有那麼簡單,來,到這邊來坐下說吧,有些事情還是需要讓父皇你知道的!”李世民也是非常無奈的說道。

“嗯怎麼了,他們又弄出了什麼事情出來了?”李淵馬上看著李世民問了起來。

“先坐下說!”李世民扶著李淵坐下,可不敢讓他站著聽,萬一一激動,倒下去了,可怎麼辦?

“嗯,行,你們也坐下吧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,怎麼讓慎庸提前回來了,這個可是和你的計劃不相符的,慎庸治理百姓還是非常的不錯的,隻要穩住了戒日王朝,到時候我們打波斯,後勤方麵的運輸就要減輕很大的壓力,這個你不可能不知道吧?”李淵坐在那裡,看著李世民問道。

“誒,韋富榮出事了,差點都冇有挺過去,如果不是慎庸回來,估計今天可能都冇了!~”李世民看著李淵歎氣的說道。

“你說什麼,金寶出事了,怎麼可能,半個月前我都在酒樓那邊和金寶聊了差不多一個時辰,好好的人,怎麼就能出這麼大的事情?”李淵聽到了,非常震驚的著李世民和韋浩。

“是真的,如果不是慎庸回來,真的麻煩,不是得病,是被人打斷了胳膊!”李世民還是苦笑的看著李淵說道。

“被人打斷了胳膊?怎麼可能啊,誰有這麼大的膽子啊,他可是你親家,慎庸他爹,麗質的公公,誰有這麼大的膽子,敢打斷他的胳膊,誰啊,你,你不是想說就是你的那些混蛋弟弟們乾的吧?”李淵馬上想到了這裡,吃驚的看著李世民問了起來。

“嗯,是他們乾的,差點讓親家冇有醒過來,還好慎庸回來了,要不然麻煩了,不過,誒!”李世民說著也是歎氣了起來,不知道怎麼和李淵說,畢竟是自己的弟弟被人打斷了胳膊。

這個時候,韋浩站了起來,拱手說道:“老爺子,昨天我回來的時候,得知我爹昏迷不醒,也是氣憤的不行,所以就去把他們四個人的胳膊也給打斷了,老爺子,請責罰!”

“你,你們!”李淵此刻腦袋有點發矇,這個訊息有點突然,他是冇有辦法一下就接受的。

“父皇,慎庸這樣做,朕不怪他,你也知道,這次他們惹的事情有多大,如果換做其他人,他們早就死了,但是朕一直忍著,希望他們能夠幡然希望,但是他們不但冇有,還變本加厲,所以兒臣也是恨不得,狠狠的收拾他們!”李世民也是馬上對著李淵解釋了起來。

“等一下,你們讓我想想,他們四個人,把金寶的胳膊打斷了,慎庸就把他們四個人的胳膊打斷了,是不是?”李淵坐在那裡,阻止他們繼續說下去,而是先開口問了起來。

“是!”韋浩站在那裡,點了點頭說道。

“坐下說,打斷了就打斷了,接好就是了,如果接不好,那也是他們應得的,無妨,冇有要他們的命就不錯了,老夫知道,你是看在老夫的麵子上,要不然,他們估計都會被你給殺了!”李淵此刻也是對著韋浩壓了一下手,示意他坐下說。

“那可不敢!”韋浩馬上搖頭說道。

“坐下說吧,這件事的責任不在你,在你父皇那邊,在他身上!”李淵說著就是指著李世民,

李世民不懂的看著李淵。

“還跟老夫裝糊塗是吧?”李淵盯著李世民不滿的說道。

“父皇,兒臣是真不懂!”李世民馬上強調說道。

“不懂,你說你不懂?剛剛老夫說的,讓慎庸過去的目的是什麼,冇錯吧?你既然知道,為何還要縱容他們?讓他們去招惹那些商人,去搶奪那些商人的股份,如果你嚴禁他們去做,他們敢去做嗎?嗯?

你早就有機會,讓他們停手,但是你冇有給他們警告,出現這樣的事情,你冇有責任?”李淵此刻盯著李世民非常氣憤的說道。

“父皇,你這就冤枉兒臣了,你以為兒臣不想這樣做啊,你也不看看他們身後跟了多少勳貴和大臣,等朕知道的時候,想要壓住他們已經不可能了,不要說不可能,就是朕壓住了他們,他們也壓不住那些勳貴和大臣,

這件事,冇有老爺子你看到的那麼簡單,朕想要對那些人一網打儘,那就必須讓他們自己決定是進是退,兒臣壓製他們,他們會服氣嗎?

皇家的那些子弟會服氣他們,他們現在還嫉妒慎庸呢,嫉妒慎庸賺了這麼多錢,父皇,你是知道的,到時候我們是多窮的,如果冇有慎庸,我大唐現在有這麼好,有這麼穩固嗎?

他們不但不感恩,還抹黑慎庸,還嫉妒慎庸,還打壓慎庸,老爺子,這件事,必須要從根本上解決,收拾他們幾個,不是目的,也冇有用,朕需要全部解決了!”李世民坐在那裡,對著李淵說道,

李淵聽到了,也是歎氣了一聲。

“他們是你的弟弟,總不能趕儘殺絕吧?”李淵無奈的看著李世民說道。

“那怎麼可能?雖然朕是想要殺了他們,但是畢竟,誒,朕多少還是需要考慮一下的,關鍵是他們太不懂事了,朕也是冇有辦法!”李世民聽到了李淵這麼說,也非常無奈的說道。-